以大数据为引领以大生态为支撑

 以大数据为引领以大生态为支撑

  “好不容易考出去了,算得上是鲤鱼跃龙门。”19岁那年,欧阳?离开家乡外出求学,为自己能走出贵阳感到自豪。20年后,他辞去上海一家外企高管职务,只身回到贵阳进军大数据产业。充满活力的贵阳,正日渐成为“贵漂”和创客圆梦的热土。

  连续10年举办生态文明贵阳国际论坛、持续4年举办中国国际大数据产业博览会,改革开放求发展的路上,偏居西南一隅的贵阳奋起直追,赢得了一片广阔天地。

  “一坛一会”带来了名气,更给了贵阳弯道取直的机遇。GDP增速连续5年在全国省会城市中排名第一,地区生产总值从1978年的10.77亿元增至2017年的3537.96亿元。大数据引领的数字经济异军突起,生态文明示范城市建设如火如荼,改革开放40年,贵阳走出了一条后发赶的绿色新路。

  绿色打底:生态文明建设的先行者

  青山碧水,林海起伏。时值深秋,贵阳依旧绿意满城。

  森林覆盖率过48%,城区集中式饮用水源地水质达标率均为100%,空气质量优良天数95%。爽爽的贵阳,演绎着从酸雨之城到森林之城的靓丽蝶变。

  受以煤为主的能源结构、四面环山的地理条件等因素影响,上世纪90年代,贵阳成为全国酸雨最严重的城市之一。六旬老人张家栋回忆,站在东山俯瞰全城,黄烟腾空、红烟弥漫。“在家不敢开窗,出门溜达一圈,灰头土脸,要是出点汗,身上还能搓出一团泥。”

  为走出“高投入、高耗能、高污染、低产出”的恶性循环怪圈,2002年初,贵阳作出建设循环经济生态城市的决定。随后,水泥厂、化工厂、电池厂等污染大户撤出市区,一批高能耗、高污染的小企业被关停取缔,城市燃料由煤改气……强硬措施步步推进,贵阳当年就顺利摘掉“酸雨城市”的帽子。

  红枫湖、百花湖、阿哈水库,被称为贵阳的“三口水缸”,占城市供水量的七成左右。由于工农业发展、城镇扩容,两湖一库水质逐步恶化,局部一度暴发蓝藻,严重危及市民的饮水安全。2007年,贵阳组建两湖一库管理局,对“三口水缸”进行综合治理。与此同时,贵阳还成立了全国第一个环境保护审判庭、第一个具有独立建制的环境保护法庭,开启了我国环境生态司法保护的先河。

  “保护青山绿水动真格,攥指成拳,才能守护好生态保护这道红线。”贵阳市生态文明委副主任吴德刚介绍,从划定生态红线,到构建生态文明司法体系,再到出台首部地方性生态保护法规、率先成立生态文明建设委员会,贵阳一路探索不停,已在立法、司法、行政、执法各个环节,全方位打造了一套生态文明建设制度设计。

  2009年,贵阳被国家环保部列为全国生态文明建设试点城市。这一年开始,生态文明贵阳会议乘势而出,此后又升格为生态文明贵阳国际论坛,成为中国唯一以“生态文明”为主题的国家级、国际性高端峰会,至今已举办10届。

  建设生态文明城市,贵阳知绿、护绿、更懂绿。改革开放初期,贵阳就提出建设环城绿带的目标,通过20多年的努力,打造出两条蜿蜒数百公里的“绿色长廊”。在两条林带环绕下,贵阳展现出“城在林中、林在城中、四季常青、人居舒适”的面貌。近年来,贵阳还从中心城区拿出16平方公里“黄金宝地”,打造了3个城市湿地公园,给城区的生态系统增添活力。此外,贵阳还着力构建森林公园、湿地公园、城市公园、山体公园、社区公园于一体的城市公园体系,致力“千园之城”建设。

  如今,生态环境已成为贵阳最响亮的品牌、最突出的优势、最核心的竞争力。浓郁的绿色家底,为贵阳的后发赶奠定了坚实基础。